竹子的精神和寓意(竹子比喻人的精神品質)

2021-09-25 17:17  閱讀 11 views 次

南北朝劉義慶著有《世說新語》一書,書中《王子猷令種竹》一文記載:王子猷就算是暫住別人的院子也要種上竹子,他足以見得對竹子的喜愛。不止王子猷,古代文人墨客不乏“竹”形象的出現,甚至形成了竹精神。
文人墨客們似乎到了離開竹子就失去生命意義的地步。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東坡熱愛美食人人皆知,可他也寫出“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眮??!墩f文解字》中解釋“笑”字為:“竹得風其體夭屈如人來之笑?!本瓦B造字的時候,古人也不能忘了竹子。竹的形象貫穿著整個文化發展史,那么為什么古人如此喜歡把竹的形象運用到藝術創作中呢?
唐朝起一些名家因為喜歡竹,所以將竹子的形象納入畫中,“名人效應”推動了文人墨客們對竹畫的追捧,有的人只是喜歡名家精湛的畫技。但這也為竹畫廣受歡迎做了群眾奠基。一時間,竹畫風光無兩,成為了文人們的新寵。
有史可證:竹子入畫的形象最早出現于南北朝,南北朝和唐代初期畫中的竹子沒有內涵,只是單純的作為一種植物。這個階段的竹畫大多為宮廷樣式的花鳥畫,為勾勒上色。唐朝時期,墨竹不斷發展,直至唐代后期,畫中的竹子才被注入了“靈魂”,有了一定的精神內涵,宋代竹畫則最受歡迎,到了蒙元時期,竹畫的技法和內涵都已經完備了。
1、宮廷樣式
說到宮廷樣式的竹畫,就不得不提以畫作“富貴”而聞名的黃荃。黃荃擅長畫竹翎毛,也能畫佛道、人物、山水,可以說是一名“全能”型畫家,所以黃老的畫中很少有單獨的形象。黃荃畫竹,勾線細致,上色飽滿,勾線和上色完美融合,幾乎不見勾勒墨跡,生動逼真。收藏在中國臺北故宮博物院的雪竹文禽圖就是黃老畫竹的典型作品,畫中除了雪竹外還有石頭鴛鴦等形象,形象逼真,將眼前之景原封不動的照搬于畫布之上。
徐熙與黃荃的花鳥畫為五代的兩大流派,獨創的落墨法畫出的《雪竹圖》描寫了寒冬雪后的枯木石竹,畫面層次感豐富,烘暈皴擦之法描繪竹石覆雪之景,竹子三竿粗壯挺拔,旁邊有被雪壓曲和折斷的竹竿,墨皴擦描繪竹節,畫面清晰。竹葉用細筆勾描,正反向背,各逞其勢。此等精湛的“寫生”畫技自然吸引了不少的文人墨客,竹形象也漸入人心。
2、文人樣式
墨竹就已經加入了一些隱喻的意象,是典型的文人畫。墨竹當以文同為首,文同畫竹,深墨為面,淡墨為背,竹節采用渲染的手法。使畫和中國書法的朦朧感和布局美融合起來,寫實且不瑣碎,生動形象。
經典作品《墨竹圖》,圖中只有竹一種形象,但竹葉正反濃淡錯落有致,使竹葉有光影之感,布局錯落有致,瀟灑干脆。竹節處,十分逼真,雖然竹枝彎曲,但仍能看出枝干的韌勁。文同的墨竹大受歡迎,蘇軾等人也都爭先模仿,漸漸形成了“湖州竹派“,墨竹也助文同成為一代宗師。竹形象就這樣以其挺拔的外形而出現在文人的畫中,此時文人畫中的竹更多的只是一種生動的外形,并沒有多少情感的注入。
文人墨客與忙于溫飽的蕓蕓眾生不同之處就在于文人墨客的思想境界高,而這種精神層面上的覺醒,使得他們總是感到孤獨,這也說明了為什么文人墨客大多愛好興致高雅的集會。曲水流觴,以詩會友,好不快活。和相同志趣的人在一起,精神上才能得到舒展,而竹所引申出來的眾多美好品格,都讓文人們有種“志趣相投”的感覺,所以這種帶著“內涵”的竹形象越來越多的出現在竹畫中。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一直是小農經濟。勤勞的中華民族根植于土地,在中華大地上繁衍生息,逐漸壯大。而腳下的這片土地見證著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滄海桑田,古人從自然中汲取,也熱愛自然,觀察自然,文人墨客更是心思細膩。
寄情于自然之中,“竹”精神、“竹”文明也就這樣誕生?;ㄖ兴木印懊诽m竹菊”、歲寒三友——“梅竹松?!庇弥褡觼砜洫勅?,可見竹在文人墨客的口中可以說是口碑極高。所以竹子更是一種“名譽”的象征,用竹子的美好“品格”來要求自己,也使文人們的畫中出現更多的竹形象。
1、文人清淡雅致的生活方式
《文選·袁宏<三國名臣序贊>》中有:“名節殊途,雅致同趣?!彼侮惲恋摹逗蚊昴怪俱憽芬晃闹幸舱f:“暇則從容園池,以小詩自娛,皆清切有雅致?!弊怨盼娜四蛺邸把胖隆?。
竹子顏色翠綠,竹林環境清幽閑適。王維的《竹里館》中 “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币痪渚兔鑼懥酥窳謳Ыo他的閑適之情。除了竹子自帶的高雅氣質外,竹子也作為樂器的一種材料而普遍存在于古人的生活中。
《詩經》中有“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禮記·樂記》也有“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金石絲竹,樂之器也?!?之說??梢姽湃说囊魳放c竹子不可分割,竹子制成的樂器也更加空靈,音質清澈。竹畫作為一種裝飾,能夠使文人的生活氛圍更加清淡雅致,所以文人們也更喜歡畫竹。
2、文化的承載者
現在我們閱讀十分方便,獲得文化知識都輕而易舉?!墩f文解字》里說紙字從“絲”,可以見得當時的紙主要是用絹絲類物品制成,很少有文人墨客能用得起昂貴的“紙”。在文化傳承的路上,竹子同樣作為重要的角色存在。
竹制樂器——笛子
魏晉南北朝之前,人們一直用竹子加牛皮繩做成的竹簡作為書寫的工具,很多文化瑰寶如《論語》、《孟子》等就是用竹簡保存流傳后世的。
《呂氏春秋》記載:“亂國之所生也,不能勝數,盡荊越之竹猶不能書?!薄杜f唐書》也有:“罄南山之竹,書罪未窮?!币簿褪俏覀兯f的罄竹難書。
這些記載都側面的說明了,當時竹子作為一種文化承載工具而存在。南宋時期我國南方地區就已經流行竹紙了,蘇軾和王安石都十分偏愛用竹紙寫字,認為在竹紙上寫出來的字墨色明亮,筆鋒明顯,很多文人墨客也爭先效仿,加深了竹和文化的聯系,也促進了“竹文化”的發展和壯大。這種文化傳承的重要作用,使得竹子在文人心中越發難以替代,成為一種獨特的情懷。
3、精神的養料
竹子品種繁多,多年生禾本科竹亞科植物,莖多為木質,也有草本,生長速度極快,為世界之首。繁殖條件低,可于地下成片生長,也可地上開花結籽。生存要求低,惡劣的環境也可以很好的生長,生命力非常頑強。
莫言的《紅高粱家族》以其所表達出來的旺盛的生命力而聞名,似乎用作品表達自我,教化人性,自古以來一直是文人墨客們的首要任務,或者說是一種責任。而作品的生命力是每個文人墨客所孜孜不倦的追求,一直延續至今。
從大自然中汲取生命力賦予到自己的作品中并不少見,鄭板橋的《竹石》中“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本褪菍⒅褡优畈纳然癁閳砸愕钠犯?。文人墨客們對竹子頑強生命力的內化,不僅使他們創造出充滿生命力的作品,也使得竹文化和竹精神在文人墨客心中長盛不衰,在文人的畫中看見竹也就不稀奇了。
4、激勵反省
文人墨客們不止有著超越蕓蕓眾生的精神覺醒,而且講求“知行合一”,所以大多對自己品行要求嚴格?!对娊洝酚性疲厚厚皇缗?,君子好逑。這句不僅是對愛情的追求,更是文人墨客們對美好品格渴望的真實寫照。
屈原的《離騷》中就出現了大量的表示美好的意象,像“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焙汀俺宏o之木知蘭兮,夕攬洲之宿莽?!眱删?。竹子按節生長,比喻堅定不移的氣節和堅韌不拔的風骨。節節高升又象征著積極向上的進取精神。
鄭板橋的《竹》就描寫了竹子堅忍不拔,氣節清高,不與花朵爭奇斗艷,不招蜂惹蝶,暗喻自己的高潔傲岸的為人處世的方式。和鄭板橋的這首詩一樣,很多文人墨客被這種積極向上,有原則有操守的竹精神所感化,紛紛將竹運用到自己的藝術作品中,用竹子來自律自省,保持美好品格。
5、自我表達的借助對象
竹子生長端正,不彎不曲,枝葉挺拔,是剛正不阿,正道直行的美好品格的代表。所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深處官場,層層利益權勢盤根錯節,清正廉潔、剛正不阿的文人墨客注定會遭遇不公,這時創作就起到了情感宣泄的作用。
古代社會,君主為了自我統治,往往會對民眾的思想進行管控。例如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清朝的文字獄等等數不勝數,文人們開始尋找更加隱喻的表達方式,例如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酷愛畫竹,更是形成了一套極具個人風格的藝術創作觀念。
被迫遠離廟堂的文人墨客,內心的苦楚難以言說,看著竹子勉勵自己,積極進取,不斷自省。廟堂之上的文人墨客,用竹來暗喻自己清高的品格,表達自己剛正不阿的政治操守。隱居山林遠離世俗煩擾的文人墨客,則用來表達自身處江湖之遠的快意生活。所以竹在文人心中有了獨特的地位,將竹入畫成為一種特有的的發泄和傾訴方式。
總結
無論是附庸風雅,還是真心愛竹,竹畫都轟動一時,流傳千載的本質原因都已經遠遠超過了竹子本身。這也是古代人們觀察自然,投入自然的一種體現。拋去浮世的喧囂,爭名奪利的勾心斗角,愿做也只做那山林中的一根竹,任憑風吹雨打,只留給世人疏離高潔的身影,留下一片清香。

本文地址:http://www.ihuqiao.cn/27911.html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發送郵件聯系,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聯系郵箱: